太極拳以盤練拳架為,推手為,只練拳架不練推手或只練推手而不練拳架,在太極拳的領域裡不夠完備,只能說懂了一半,頂多也只拿到個五十分而已,還不及格。
   
練拳是自己一個人的事,推手則是雙方對等、立場不同的事。練拳比喻成唸書,那推手就等於考試、測驗,每個人都各自用功苦讀,每個人都信心滿滿,每個人都說把書唸完了,每個人都認為可以考一百分,各說各話,老師也相信大家所説的話,不過總要打打分數吧,於是出了幾道題目測驗測驗,結果卻不是如大家心裡所想,有些人考得好,有些人卻不及格。我們練太極拳的人何其幸運,能有一種檢驗機制,不用打得鼻青臉腫、你死我活就可以大略明白自己的程度如何、分出高下,以為日後用功檢討的依據,那就是推手。可是曾幾何時,推手被視為畏途、被污名化、被誤解為你們都在鬥牛比蠻力那是練來打架用的、、、等等,使得練拳的人不練推手,而只練推手不練拳架的一方又嘲諷說:你們四兩撥千斤只是講著玩的,我們千斤壓你四兩才是真的。如此一來,雙方互執一詞,漸行漸遠,越來越沒有交集,使得太極拳這一體用兼備的上乘武藝,在我們這個年代如此被曲解的情況下,變得半身不遂、殘缺不全。很多人受到嚴重的影響,只打打一套空架子,只有少部份的人能有幸的從練體進階到致用,而這少數練習推手者又多數沒有得到循序漸進的引導,以致走入了歧途,只練了一堆的技巧,這些一開始好像還蠻好用的技倆,到某種程度之後似乎就越來越不好用了,這些人也不再進步,為什麼?只因投機取巧,沒有按部就班,偏離了正道所致。
   
我們自己一個人練拳,因為對手是空氣,我們可以天馬行空,任意揮灑,空氣絕不會阻攔你,你的手、腳、身愛怎麼動就怎麼動,可是當推手時有對方的力量加諸你的肢體時,你是否能依然自在,游走自如?這可就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了,你會發覺當外力推來時,你會開始緊張起來,全身僵硬,站也站不穩,平常做得還自認可以的什麼虛領頂勁、氣沉丹田、鬆腰落胯、沉肩墜肘、、、等等,怎麼一下子通通忘得乾乾淨淨,拋諸腦後?當你要推對手時,什麼勁起於腳、主宰於腰、形於手;什麼以意催氣、以氣催形、什麼肩肘脕上三合、胯膝踝下三合、、、通通用上了,怎麼用盡吃奶的力氣,對方好像不給點面子,動都不動一下。這時你才恍然大悟,原來自以為是的完美的劇情,只是一場幻影,原來自己正是那隻井底之蛙,原來自己有那麼多練得不好的地方,人家說練兵千日用在一時,自己連一秒鐘的鬆柔走化、節節貫串都用不上,心情一下子從天堂掉入了地獄,人生本來是彩色的卻突然變成了黑白?真是晴天霹靂,一下敲醒了夢中人。
   
太極拳一些精妙之處,譬如:引進落空合即出、諸靠纏繞我皆依、捨己從人、借力使力、沾連黏隨、頂扁丟抗、避重就輕、以根摧根、將來勁引至腳底、意要穿透對方、聽勁、接勁、化勁、發勁、、、、等等,都不是只練練拳架就能體悟的,必也經過一番推手的磨練,將檢驗出的缺失,回歸到拳架中改進,再於拳架用功一陣子後,再藉由推手檢驗改善的成績,如此反反覆覆、虛心檢討,才能真正了解太極拳。
   
希望借用這篇拙作,能建立大家對於推手的正確觀念,繼而引發各位太極愛好者學習推手的動機,使得這一體用兼備、非常有智慧、非常有深度的武學,能永永遠遠沒有殘缺的傳承下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兩儀小學堂 的頭像
兩儀小學堂

江弦蒼之兩儀小學堂

兩儀小學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